来自 ag138亚太娱乐 2017-05-12 14:25 的文章

华北电力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

观点聚焦:李和平(全国政协常委、安徽省教育厅厅长):“双一流”建设从国家层面来说是“985”“211”高校的重大机遇,但同时也是地方高校的机会和责任。

熊思东(全国政协委员、苏州大学校长):恶性的挖墙脚式引进人才,不仅对被引进单位是一种伤害,对引进单位也未必是一件好事。

王立生(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主任):“双一流”建设不仅是高校的事情,各级各类的教育都应该有追求一流的理想。

2017年1月底,教育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《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》,被媒体称为我国高校“双一流”建设的“施工图”。有了施工图,下一步该如何撸起袖子加油干?高校如何避免建设过程中的蛮干和瞎干?3月3日晚,全国政协常委、安徽省教育厅厅长李和平,全国政协委员、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,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主任王立生做客中国教育报刊社“两会E政录”,围绕“双一流”建设的热点问题接受了中国教育报记者专访。

记者:欧美国家一流大学的形成,往往都有一个缓慢的、甚至上百年时间的发展过程。因此有学者认为“双一流”这种大力推进的建设方式不太可取。我想请教三位嘉宾,我国“双一流”建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到底在哪里?

李和平:我国正面临新的历史机遇和挑战,要想在世界范围内占领制高点、经济社会和谐有效地发展、实现两个“一百年”的目标,必须要实行创新驱动的战略,必须要靠创新、靠技术的引领推动经济的发展,其中一流大学在创新人才培养、创新成果研究等方面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在经济建设上,我国用50年时间走过了美国200年的路,主要是因为我们有规划的引导、有政府强有力的支持,从内部和外部共同推动。因此,统筹推进“双一流”建设是历史的必然。

熊思东:我国在建设“985工程”“211工程”的过程中,摸索到一些规律,也取得一些成绩。面对国际国内的新形势,面对创新人才和创新成果的大量需求,教育先行是必须的。“双一流”集中全社会的智慧、力量办好一些大学,培养更多创新人才,是符合大学发展规律的举措。

王立生:重点建设实际上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特点。前些年我们搞的室外空气进风道“985工程”“211工程”建设,就是根据我国国情和发展需要而实行的有效做法,外国很多的政府部门和高校都很羡慕我们。无论是“985工程”“211工程”,还是“双一流”建设,我认为都是党中央围绕着“两个百年”宏伟目标对整个教育战线提出的战略性任务。“双一流”建设必将发挥引领、示范作用,带动整个教育向着更高的目标发展。